大发体育

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 

《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出生太迟也是一种不幸


稿源:凤凰读书 编辑:庄泽帆 发布时间:2017-05-22 16:09      【选择字号:

  导语: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70余年,今天世界上大部分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战火。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二战的讨论也越来越少。近日,《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发行,该书的作者彼得·西施罗夫斯基通过对多名纳粹子女的深度访谈,试图从不同的视角向读者展现,战后纳粹家庭的真实状况以及纳粹子女的内心世界。

  然而,正如本书后记中所提到的,“直到不久前,德国人仍坚信,历史绝不会重演。但今天,情况已并非如此。今天,他们说,他们希望及时觉察危险,防患于未然,他们说,任何事都是可能的,因此,必须提高警惕。而这种戒心,相对于相信历史不会重演的信念而言,更有助于防止法西斯主义在德国卷土重来。”这种对战争的警惕,不应当只存在于德国。

  我们知道,2017年的春天,世界上一直在发生令人们感到悲伤和震惊的事情:当地时间3月9日晚,德国杜塞尔多夫市发生持斧袭击事件,造成多人受伤;当地时间3月22日下午,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议会大厦附近发生枪击事件,当天致5人死亡,多人受伤;当地时间4月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先纳亚广场”和“技术学院”两地铁站发生爆炸,当天致10人遇难,50余人受伤,其中有儿童;当地时间4月20日晚,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1名警察死亡,2名警察重伤。

  如何不再重现奥斯维辛的悲剧,这个问题从来都不曾过时。《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所述的14段真实而残忍的采访,在今天看来,会打破很多幻想。14段采访背后有14个纳粹家庭,他们代表了战争之后的样子。人们看到的战争结束于硝烟散尽的时刻,但战争带来的影响所持续的时间是难以想象的。面对父母对战争的沉默甚至怀念,纳粹子女的自我认同和道德重塑困难重重。

  拂去这些生动采访之上的历史尘埃,我们会重新思考:从哪一代人开始可以不再受到战争的影响,或者说从哪一代人开始可以不再有沦于战争的危险。

  《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 [奥]彼得·西施罗夫斯基著,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1987年2月,本书部分章节在德国新闻杂志《明镜周刊》上分三期连载。

  连载的最后一期刊出后,《明镜周刊》从大量读者来信中选登了一部分,其中一封出自一位教师之手。他生于1940年,父亲是党卫军军官,已被处以死刑。这位现年四十七岁的人写信给十九岁的斯特凡妮:

  亲爱的斯特凡妮:

  我生于1940年,父亲曾经是州长和党卫军一冲锋队的长官,1948年因其纳粹罪行而被处决。我是个老师(虽然如果让学生说,我算不上好老师),教数学、科学、经济和历史。

  你问谁知道当时的情况有没有那么糟糕?请相信:情况还要坏得多。

  我有不伦瑞克劳改营处决囚犯的原始名单。我父亲签署了许多份死刑执行令。他这些“侵害行为”的证据就掌握在我手里。

  你问照片上那些幸福的面孔是怎么来的?

  那么,哪些照片能够拍摄并发表,哪些又不能?谁拍的照片?哪些人和哪些照片被说成是“有害的、不道德的、蛊惑人心的”(以及诸如此类的种种胡言乱语)?

  据选举情况判断,当时我国有半数人欢迎希特勒,你问其中的原因?

  许多人确实在艰难困苦中挣扎了太长时间,于是,有人只有在这样一种制度中才能搏取权力、地位和名声。例如,我的父亲,他在法律考试中一败涂地,这就决定了他只能做一名低级法官。所以,他入了党,凭借党的力量进入政府部门,接着又进入警界,当了盖世太保,

  最后(自动)进入党卫军,迅速地飞黄腾达。

  还有其他“胜利者”。医生和教授,摆脱了犹太人的竞争(许多诊所也因此每况愈下)。所有那些街头泼皮,那些流浪汉和醉鬼,本来无心或无力涉足学术,现在,忽然成了宝贝,而且得到允许,可以去骚扰知识分子。这真够刺激!感觉太好了!还有军人!多少年来,因为别人打赢了,他们不得不销声匿迹,现在,忽然身价百倍。

  只需想一想,如果今天发动一场运动,为“锤炼”那些懦夫、小白脸儿和信教的人而强迫他们去劳动,你会不会——比如说作为一名“专家”——参与进去,赢得事业、高薪或地位?你可以忘掉失学和失业的痛苦!怎么样?诚实一些。你准会的。

  你知道杜塞尔多夫市有多少家高档商店是从政府的敌人或犹太人那里,以荒唐的价格“买”下来的吗?今天,就是这些阔佬虐待雇员,歪曲法律,偷税漏税,因为你不肯卑躬屈膝而拒绝给你一份儿工作。

  你问我们德国人是否应当继续卑躬屈膝下去?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