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体育

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 

  童年的万历本来是一个聪明早慧,又颇有才情,比较明白事理的孩子。《明史》卷二〇,《神宗本纪一》载:

  隆庆二年(1568)立为皇太子,时方六岁。性岐嶷,穆宗尝驰马宫中,谏曰:“陛下天下主,独骑而驰,宁无衔橛忧。”穆宗喜,下马劳之。

  陈皇后病居别宫,每晨随贵妃候起居。后闻履声辄喜,为强起,取经书问之,无不响答,贵妃亦喜。

  他在刚嗣位之初,便亲自处理了两件事,应该说都是比较得体的。《明神宗实录》卷一又记载:

  十岁时,穆宗恭妃遣人持金壶闯出宫门,遗其家,为门者所奏。诏令以百金授妃,曰:“即家贫,以此给赐,先帝赐器,不可出也。”

  又载:

  文华殿角门柱础,忽有“天下太平”字迹,拭之不灭,辅臣以为瑞,请上临视。上见之不怿,曰:“此伪也。”从来天书之伪,善惑人主,而上以冲龄,独断其非。

  或有疑曰,这些官方记载,无非是史臣谀君之言,不足为信,但若参以当时一些有机会接近他,甚至有意对其登基后的表现进行了解的中外人士反映,特别是从他嗣位初期三四年内的言行活动进行观察,都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即童年时期的万历不失为了了,他曾经比较注意学习,也一度关心治理国政,起码够上一个中上质禀的稚龄皇帝。

  当时外藩专门进行的情报工作也证明了这一点。隆庆皇帝在隆庆六年(1572)五月去世,作为主要藩属的朝鲜国王李昖,在六月即派千秋使金添庆等人来北京吊唁,其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详细了解有关明朝新帝的情况。当年十月,金添庆回国,对李昖禀告说:

  皇帝性禀英明,……别无垂帘摄政之事。先朝废斥之臣多被召用,民情欣幸,以为年虽幼冲,非隆庆之比云。

  到万历正式举行登基大典,朝鲜又专派贺登极使朴淳来华,顺便更具体地了解新帝的表现和动向。使者回国后禀告说:

  皇上年方十岁,圣质英睿,自四岁已能读书。以方在谅阴,未安于逐日视事,故礼部奏准每旬内三、六、九日视朝,仍诣文华殿御经筵。《四书》《近思录》《性理大全》皆已毕读,自近日始讲《左传》。百司奏帖,亲自历览,取笔批之,大小臣工,莫不称庆。慈殿〔圣〕太后虽不权同听政,而事皆禀裁,实多内赞之力。仁圣太后不为干预。凡公事出纳司礼监掌之。奏禀之后,誊送一本于阁老仍为可否。太监冯保掌出纳,或云窃弄威柄。

  应该承认,朴淳的报告是相当详细,而且大体上接近事实的,可见他们对于万历本人、明朝宫廷生活和朝政诸方面,都进行过相当认真扎实的调查研究:既看到童年万历初期表现与隆庆大有不同,又看到李太后对国政的实际影响,以及冯保势力的抬头,但总的说来,对万历本人的反映是好的。这些记载的内容,均表明万历是曾经以一个较为清新和良好的形象开始其政治生涯的。

  但又必须看到,幼年的万历曾生活和成长在一个充满矛盾、十分复杂崎岖的境遇之中。嗣位前后的地位骤变,运际迫人,已如上述。但即使在继登大宝之后,他的人生道路仍然是颠簸和多变的。

  少年皇帝万历一直处于两种截然对立的帝王类型,两种相互排斥的人生取向,两种不同生活道路的激烈斗争拉锯之中,摇摆于其间。

  一方面,他自一出生即受到李氏慈母的督导抚育,这是一个独具识见而教子从严的母亲。她在儿子懂事之初,就亲自管束他刻苦攻读,写字诵文,勉励他振奋为人,极力要将他从朱明皇室的百年腐败中抢拔出来,督责他切勿重蹈其他堕落皇孙的覆辙。特别在万历称帝以后,李太后在这方面的殷切焦灼表现得更为强烈,她毅然使用予夺之权,以迅雷突击的手段,全面改组了内阁的组成架构,大幅度改变了隆庆临终前夕的人事安排,在宫内府内各建立起一套为自己信赖和强有力的辅政班子,重用张居正和冯保以内外夹辅万历,成功地实现了对高拱以及宦官陈洪、孟冲的“收权”。她苦心孤诣谋划出来的重大措置,其中心目的既是防微杜渐以拔除一切不利于万历在位的因素,从最高层入手以拱卫皇权的不受侵犯,同时,也是略带强制地导引万历勉为圣君。张居正和冯保之敢于对万历采取一系列严格的辅导和督责措施,乃是秉承李太后的意图,并恃有她无保留的支持,在初期也确实因此而取得过显著的成效。

  还必须充分肯定,万历在童年和少年时期,智商的发达程度和处置政务的能力,都是不低的。他当时头脑清晰,考虑问题细致精到,审阅章奏认真,善于发现存在的矛盾和破绽。以下选录几件他在万历三年(1575)和四年,虚龄十三四岁时亲自批办的案例以说明之:

  例一,《明神宗实录》卷三七,万历三年四月癸巳条载:

  吏部疏,拟调大名副使陶大顺于湖广。大顺,由兵部职方司郎中升未逾月。至是,上见其名即识之,语辅臣曰:“是数日前方见其领敕,今遽拟升转,何也?”辅臣张居正等对曰:“大顺乃故讲官大临之兄,大临故未几,而大顺子司丞允淳又故,皆未克葬。大顺因大名去乡远,例不得过家,故以情告吏部,部议量改附近,以便还葬,盖以原官调补,非升也。”上颌之。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分享到0